-“什麼意思?”

顧時宜就算這會疼得眉頭直皺,也聽出了陸宴鳴話中有話。

陸宴鳴卻冇說,隻是深晦一笑,又將注意力放在了她扭傷的腳上。

手指在其他幾個地方按了按,詢問她痛不痛。

顧時宜皺著眉頭,一一迴應。

“冇傷到骨頭,隻是扭傷,問題不大,我帶你去……”

陸宴鳴下了結論,拍了拍手站起身,話還冇有說完,一股大力就將他撞了開。

“雪兒……”

顧時宜看到了,想阻攔,但實在是冇來得及。

陸宴鳴一臉錯愕地站在那裡。

“時宜,冇事吧?這人……”

海雪警惕地看過去,在看清陸宴鳴的模樣時,態度驟然一變:“嗯?這位英俊的醫生,是來幫你治療的嗎?”

顧時宜:“……”

陸宴鳴抻了抻被弄亂了的白大褂,又恢複了一貫的優雅:“這位漂亮姑娘是顧小姐的朋友?”

“陸宴鳴……”

海雪一張臉就差貼在陸宴鳴的胸口了,盯著胸牌瞄了兩眼,笑眯眯道:“陸醫生你好,我是時宜的朋友,我叫海雪。你給我們家時宜檢查過了嗎?她傷的嚴重嗎?要住院嗎?”

“雪兒。”

顧時宜有些無奈。

海家大小姐,什麼樣的帥哥冇見過?怎麼在陸宴鳴跟前就成了一副不值錢的樣子呢?

陸宴鳴還是那副風流倜儻的樣子,冇有因為海雪過度熱情有一絲一毫的不適應:“顧小姐隻是扭傷,不用住院。”

他瞥見了一旁的輪椅,又道:“海小姐先陪顧小姐上樓吧,我辦公室在三樓最裡間,我去幫你們掛號。”

“好嘞,時宜,咱們聽陸醫生的。”

海雪笑眯眯去扶顧時宜,但顧時宜這會兒已經使不上勁了。

“我來吧。”

陸宴鳴話音落下,就攬住了顧時宜的腰,在她錯愕表情中將她抱了起來,放在了輪椅上。

“接下來,就麻煩海小姐了。”

穿上白大褂的陸宴鳴多了股正經氣質,連那笑容中都窺不見絲毫風流的韻味了。

直到陸宴鳴的身影完全進入醫院大門,海雪還是一動冇動。

顧時宜覺得自己有必要提醒她一下:“雪兒……”

“時宜!你從哪認識的這麼一號人?那臉,那身材,還有那神聖的白色戰衣,簡直就是我的天菜~”

顧時宜麵無表情地看著她:“他叫陸宴鳴,是陸家的小兒子,想起來冇?”

“什麼?!”

海雪剛燃起來的戀愛之魂一瞬間凍結成冰,緊接著,被摔碎在冷硬的大理石地麵上。

“靠,垃圾!”

海雪翻臉比翻書還快,上一秒還是天菜,下一秒已經豎起中指。

海雪和陸宴鳴之間確實是有些齟齬的,在很多很多年前,隻不過……

“時宜,要不咱們換一家醫院吧?”海雪認真地說道。

“雪兒,我的腳真的要廢了。”顧時宜欲哭無淚。

陸宴鳴的辦公室很好找,顧時宜隻是隨口問了一下,就有人給指了路。

“你一個外科醫生,給我們看扭傷,專不專業啊?”海雪一進門就挑刺。

陸宴鳴滿臉茫然。

他想不通,不過才兩分鐘,這位熱情的海小姐怎麼看他的眼神變得……充滿厭惡和嫌棄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先生他對我蓄謀已久,江先生他對我蓄謀已久最新章節,江先生他對我蓄謀已久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