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一起幫忙,大蜜蜂風箏很快就做好啦。

大蜜蜂圓圓的大腦袋,瞪著兩隻烏溜溜的黑眼珠,還有兩根鬚須觸角。

下麵的大翅膀是綠色的,小翅膀是黃色的,小尾巴被小糰子綁歪了,成了一個歪尾巴的大蜜蜂。

明霧詞看著認認真真綁風箏線的小團團,嘿嘿地捂住了小嘴巴:“小師尊妹妹,好像大蜜蜂哇。”

糖糖今天穿了一件綠裙子,腦袋圓圓的,還有兩個揪揪,一眼看上去還真像小蜜蜂。

她這麼一說,所有的夫子都笑了起來。

綁好繩子的小團團癟了癟小嘴巴,氣咻咻地跺跺腳腳,舉起大蜜蜂風箏,搖頭晃腦地朝著明霧詞衝了過來:

“糖糖大蜜蜂來咬霧詞姐姐啦。”

明霧詞趕緊邁開小腿,舉著手手抱著頭跑:“哎呀,小師尊大蜜蜂咬人啦。”

站在一邊的謝驚雲也幫忙舉著大風箏:“我幫小師尊妹妹。”

三個糰子一邊跑,一邊笑,引的其餘的夫子們都圍觀來看熱鬨:

“快快快,小師叔就要追上啦。”

“怎麼能叫小師叔跑那麼快呢,都是山路,小師叔慢點跑,當心彆摔著。”

“小師叔,前麵有大石塊啊,快,邁過去——”

夫子們的心跟著奔跑的小師叔,一起一伏,眼巴巴地看著。

其他的小書生看見了這邊的熱鬨,也有樣學樣,做好了風箏扛在肩膀上,拿在手裡,跑來跑去地玩耍。

夫子們都樂嗬嗬的看著稚學裡的小糰子你追我趕的,銀鈴般的笑聲迴盪在樹林裡。

本來還想找謝驚雲麻煩的那四個小書生,看著夫子們圍著他,他們也隻好縮了回去,夾起了尾巴,等待彆的機會。

跑了好幾圈的三個糰子,漸漸地跑不動了,累的都吐出了小舌頭,呼呼直喘。

糖糖舉起爪爪在小紅臉旁邊忽扇忽扇:“不跑了,糖糖的腿都要跑短了,霧詞姐姐,驚雲哥哥,一起放風箏叭。”

“好呀,好呀。”

兩個糰子歡快地拍拍手。

小糰子忽然想起什麼似的,拉著哥哥姐姐,噠噠噠跑回到做風箏的地方,拿起筆認認真真地寫下每一個做風箏的人:

“鄭夫子,陳夫子,張夫子……”

被寫到名字的夫子都高興的不行,紛紛擠過來看:“哎,有我的名字。”

“小師叔把我的名字寫在了第一個。”

“也有我的,小師叔還記得夫子師侄呐。”

糖糖最後寫下自己的名字,抬起小腦袋,嘻嘻地露出小豁牙:“每一位幫忙的夫子師侄糖糖都記得呀,糖糖可聰明啦。”

“要把所有的夫子的名字都寫上,霧詞姐姐和驚雲哥哥,還有糖糖,這樣把風箏放飛,大家都會被祝福噠。”

夫子們的心都要被小師叔融化了。

嚶,怎麼會有這麼乖巧可愛又懂事的小師叔。

好想揉。

荀夫子今天不在,應該可以摸摸頭吧?

就見平時最嚴肅的鄭夫子左看右看,還裝模作樣咳嗽了一聲,顫抖著大手,摸了摸小師叔的小腦袋,上的揪揪。

小糰子晃晃小腦袋,好奇地望著他,黑眼珠亮晶晶,眨巴眨巴。

嚶,好茸的小師叔,簡直萌化了。

鄭夫子捂住了心口。

其他的夫子也蹲下來逗起了小糰子,還紛紛拿出帶的食物,你一塊我一把,全部都塞進小糰子的手裡。

一眨眼,小糰子抱了滿滿一大堆,豐收啦。

最後還是夫子們幫著她把食物堆堆好,這才放糰子們去放風箏。

明霧詞負責扯線,糖糖和謝驚雲在後麵伸長了小手手,高高地舉起大蜜蜂:“跑起來哇,霧詞姐姐。”

嗚——

大蜜蜂飛上了天。

剛開始的時候還搖搖晃晃,差點從天上摔下來,最後終於乘著風,穩穩地飛起來啦。

三個小糰子一邊放線,一邊快樂地直蹦躂。

其他小書生的小風箏也都陸陸續續地起來了,有蝴蝶,燕子,燈籠,還有個五顏六色的醜醜的人。

飛到了一定高度,小書生們就用剪刀剪斷了風箏線,把風箏放飛,讓風箏把許下的願望都帶走。

糖糖左手拉著霧詞姐姐,右手拉著驚雲哥哥,三個小糰子踮著小腳腳,睜大了眼睛看著大蜜蜂風箏慢慢地消失在雲邊。

後來他們都長大了,回到了雁山,放飛風箏的這個地方。

還是手拉著手看向遠方,隻是三個人的身份都變了,任何一個,都能讓這天下風起雲湧。

此時的三隻小團,隻是希望大蜜蜂能飛的更高更遠,讓他們許下的小心願都實現。

直到看不見了,小團團才收回視線,卻忽然看見山腳下跑來一隊人馬。

隊伍裡有人舉著幾麵大旗,黑底紅字的“玄”,威風凜凜,殺氣騰騰。

糖糖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放開嗓門喊:“將軍爹爹——”

她跟夫子們說了一聲,邁開小短腿就往山下衝:“將軍爹爹,糖糖來啦!”

玄墨剛從疾風上跳下來,懷裡就撞進來一個肉墩墩的糰子,倆爪子緊緊抓住他的鎧甲:

“將軍爹爹,糖糖好想你哇。”

玄墨一把把她拎進懷裡,捏捏她的小臉蛋兒:“是嗎,爹爹怎麼聽說你隻想驚雲哥哥?”

咻——

小糰子緊張地抱住小腦袋,烏溜溜的大眼珠兒瞪著:“將軍爹爹你不是在練兵嘛,怎麼知道驚雲哥哥哇?”

玄墨哼了聲:“你有錢爹爹飛鴿傳書給我了。”

糖糖:“……”

飛鴿,還可以用來告狀嘛?

她決定在將軍爹爹變身醋爹爹之前,發起撒嬌攻勢,兩隻爪兒扒拉住玄墨的脖子:

“不管啦,不管啦,糖糖最喜歡將軍爹爹噠,嘻嘻嘻。”

玄墨拍拍她的小屁屁:“少給你爹灌**湯,你個小無賴。”

“嘻嘻。”

小糰子在將軍爹爹的懷裡快樂地扭動:“有錢爹爹說將軍爹爹好忙噠,怎麼也來踏青了哇?”

“路過。”

站在一邊的江凱:“……”

請問將軍,咱們是怎麼從最南邊路過最西邊的?

而且巡營這件事,為什麼要鎮西將軍親自出麵?

巡著巡著,營也不見了,您也不見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最新章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