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公子!”心腹隨從初一忙疾步走了進來。

“四爺他們去哪兒了,怎的不見來?”裴朝修長的腿伸直,穿著一件尋常的玄色錦袍,靠在了榻上玩兒著一柄鑲嵌著寶石的匕首。

匕首是他從烏孫國的城池裡剿回來的,瞧著做工精緻當個把玩的物件兒。

身邊落著一本刀譜,最近總也瞧不進去。

初一曉得自家長公子無聊了,想要找幾位少爺玩兒射箭,或者比試刀法。

他忙躬身道:“回長公子的話,這幾天四爺出去了,還有二爺和五爺一起跟著的。”

“出去了?”裴朝緩緩坐起了身子,眉頭微微一挑。

“二爺也跟著去了?去哪兒了?”

初一忙道:“四爺之前說剛從邊疆回帝都,想要去勾欄院裡瞧瞧雜耍和說書的,還有幻術表演。”

裴朝臉上的表情一下子冷凝了下來,這不放屁嗎?

若是單純老四一個人出去胡逛也就罷了,二弟裴荀最是個不愛熱鬨的。

自己的弟弟自己清楚,老五可能跟著老四胡鬨,但是裴荀絕對不會。

那就是個武癡,如果說帶著他出去找高人比試還差不多,若是帶著他去看雜耍,二弟斷然不肯的。

況且這幾個臭小子不管做什麼都會先知會他一聲,這般神神秘秘出去,一出去甚至連著幾天不和他通一聲氣,怕是有什麼事兒瞞著他。

他倒是不怕弟弟們離心離德,他擔心這幫冇腦子的惹出什麼亂子來。

“去把這個幾人院子裡的仆從給我帶過來,我要親自問!”

裴朝手中的匕首丟到了八寶格子上,起身走到了隔壁的書房。

不多時裴恒等人院子裡的小廝便被帶進了長公子的書房裡,現在裴家上下已經將裴朝當成是未來的家主看待了,此番一聽是長公子問話頓時心慌了起來。

裴朝端坐在了那裡,隻是淡淡掃了一眼,那些人便是不敢有絲毫的隱瞞。

“你們主子們最近都在忙什麼?”裴朝一雙桃花眸沉了沉。

“回長公子的話,四爺最近也就是去酒樓裡喝酒!”

“隻是喝酒?”裴朝淡淡抿了一口茶。

“不......不僅僅是喝茶,還見了......見了......”

嘩啦一聲,裴朝手中的茶盞砸在了那人的腦袋上。

“說!”

“長公子息怒!四爺見了柔然驛館的幾個管事的!”

“柔然?”裴朝一下子愣住了。

“二爺和五爺也一起去見了!”

“今晚他們去哪兒了?”裴朝覺得有些不對勁兒。

那幾個人在裴朝冷峻的目光下哪裡敢有半分隱瞞,好在現在長公子才問起此事,總之事情已經差不多成了,說了也沒關係。

“四爺他們走的時候也冇告訴奴才具體去哪兒,隻說是過河......過了河去哪兒就不曉得......”

突然書房的門外傳來裴朝心腹十五的聲音,語調急促。

“長公子,靖北候府出事兒了!”

“什麼事兒?”裴朝最近覺得楚北檸這個死女人不對勁兒,直接派了自己的心腹時時刻刻盯著靖北候府。

十五忙道:“現在靖北候府裡裡外外都是梁王府的人護著,聽聞侯府裡的女眷失蹤,楚家大小姐出去找,也不見了。”

裴朝猛地站了起來,眉頭擰成了川字。

弟弟們和楚北檸都不見了,好巧!

“來人!備馬!”-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最新章節,霍杳閔鬱小說免費閱讀無廣告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