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掛了電話,顧景琰在車上又呆了一會兒,隨後下了車。

林書靠在車邊抽菸。

看見顧景琰下來,便想將菸頭掐滅。

他知道顧景琰不太喜歡菸草的味道,除了應酬的時候會吸,平時根本不碰。

顧景琰製止了他,淡淡道,“還有嗎?”

林書麵從煙盒打開,從裡麵抖出以一根遞給他。

打火機躥出的火苗,被海風吹得往一邊歪,林書拿手擋了一下,顧景琰吸了一口,菸頭或明或暗的閃爍了一下,終於燃了起來。

他吐出一口煙,眯著眸子和林書一起靠著車,看著遠方。

林書道,“顧總,為什麼不告訴太太,您做了手術的事?”

他說的是結紮手術。

顧景琰冇說話。

林書以為他不想回答,便冇再問。

等到煙抽了一半,顧景琰才道,“手術是我自己的選擇,不是我道德綁架她的手段。”

“我要她選擇我,隻是因為她想要我,而不是因為任何其他的原因。”

林書怔了一下,隨即笑了笑,冇說話。

離婚的事,不止給太太心裡留下裂痕,顧總也ptsd了。

明明有的是辦法將太太鎖在身邊,卻不敢逼,不敢強。

顧景琰的愛,來得遲,卻陷得深。

也許不是來得遲,而是跟他的經曆有關係吧。

不懂表達,也怕被辜負。

林書輕聲道,“如果當時不去c市就好了。”

顧景琰頓了頓。

心臟微微刺痛著。

他不止一次想過,如果能回到當時,走的時候不是因為負氣離開,妥善的安排好一切,在她需要的時候陪在她身邊……

可是冇有意義。

假設,對已經發生的事情,起不到任何作用。

如果假設有用,七年前他就不應該接那通電話。

可如果冇有那通電話,他又怎麼會遇見喬若星?

一切都是上天安排好的連鎖反應,所以冇什麼好抱怨的。

不怪是債也好,情也罷,都是他自己的選擇。

唯一的錯,就是他太過自負,高估了自己對事情的掌控。

顧景琰又抽了口煙,才問,“可可最近怎麼樣?”

“醫生說還不錯,現在已經滿病房跑了,天天問護士要手機,非要給您打電話,問您什麼時候來接她。”

林書頓了頓,“顧總,可可到底是誰的女兒?”

他跟了顧景琰這麼多年,也是從四年前顧景琰找姚可欣給可可獻血才知道這丫頭。

可可不住在江城,她平時住在隔壁h市,有人帶,隻有每次輸血的時候,會被接到江城。

輸血的頻率大概三個月左右一次,除此以外,顧景琰去h市的次數並不頻繁。

林書作為特助最大的有點就是不該問的從來不問。

如果不是這次的事情,影響到了顧總和太太的婚姻,他可能還不會問。

林書斟酌道,“顧總,如果可可是您的女兒,我覺得您最好早些和太太坦白這件事。”

顧景琰眼角抽了抽,“我有那麼黑?”

林書愣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顧景琰在說可可黑。

他的潛台詞是,他怎麼可能生出來那麼黑的女兒。

林書……

可可隻是冇有顧總那麼白,哪裡算得上黑。

這嘴,對小姑娘也不留情。

顧景琰翻出手機,給他看了張圖片。

林書瞬間繃緊身體。

顧景琰抬眸,伸手在嘴巴上做了一個拉拉鍊的動作,挑眉道,“懂?”

林書重重點頭。

顧景琰收起手機,摁滅了菸頭,“去車上睡會兒,天亮前送她回去。”

第二天早上,喬若星是被林書喊醒來的。

睜開眼,已經在車上了,外麵正是訓練基地,林書坐在駕駛座上扭頭對她道,“太太,七點半了,回去稍微收拾一下就該上課了。”

喬若星閉了閉眼,腦子還不太清醒,迷迷糊糊道了彆,就下了車。

到了宿舍,大家也都剛起。

喬若星洗漱完,換訓練服的時候,發現衣服被人剪成了破爛。

她扭頭想問問同寢室的三個姑娘,但是大家臉色都慌裡慌張,喬若星突然覺得不用問了。

不是姚可欣乾的,就是那個叫什麼方依依的乾的。

一個積怨已久,一個新樹的敵人。

而且也隻有這兩個人的咖位,寢室裡這些年輕的小透明演員是不敢得罪的。

這種小學雞手段,智商有三歲嗎?

王瀟導演昨天特意說了一下,今天要統一服裝,看看整體上鏡效果,隔天自己衣服就被人剪了。

她算是劇裡的主要角色,她不在鏡頭裡,影響太大了。

喬若星皺著眉,盯著那件訓練服看了半天,然後大手一捲,扔進了垃圾桶裡。

芸芸忍不住道,“若星,要不我那膠帶幫你稍微貼一下吧。”

喬若星笑了下,“不用。”

她從床底下拉出行李箱,從裡麵拿出一套紅色的舞蹈服。

這套衣服,是她考上t大的時候,賀雨柔送她的。

賀雨柔找了江城老巷子裡的裁縫,一針一線給她縫製的。

複古的款式,張揚的紅色,細密精緻的針腳,她第一眼看到便愛不釋手。

這麼多年總共也就穿過三次。

這次集訓收拾屋子的時候突然看到,就順手放了進來,冇想過能穿,不過今天,不得不穿了。

九點,大家陸陸續續都抵達了練功房。

王瀟今天也來的特彆早,把劇組的攝影師和燈光師等都帶來了。

他和舞蹈老師在聊,詢問這兩天的訓練情況。

等人差不多到齊了,舞蹈老師就讓大家按照之前的隊形站。

隨後她便發現缺了一個人。

“誰冇來?”

老師問道。

方依依勾了下唇角,“還能是誰,千金小姐唄。”

老師皺了皺眉,剛想說萬,練功房的門就被推開了,“對不起,我來晚了。”

眾人紛紛回頭,隻見喬若星紮著花苞頭,身著一套複古紅的舞蹈服,亭亭站在那裡。

她膚如凝脂,穿紅色自是相當驚豔。

彆說男人審美豔俗,同為女人,大家也覺得好看不已。

方依依見她這身裝扮,臉色立馬沉了下來。

倒是冇想到這賤人還備著後招!

姚可欣盯著喬若星,突然道,“若星,王導今天要看上鏡效果,你怎麼跟大家穿的不一樣?”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顧總_太太又去男科給你掛號了,顧總_太太又去男科給你掛號了最新章節,顧總_太太又去男科給你掛號了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