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若星有些詫異。

宋天駿不是個妹控嗎?這話怎麼聽著有點向著她呢?

喬若星想了想,大概是因為宋天駿有禮貌吧。

畢竟這話也可以理解為替宋家玉的莽撞跟她道歉。

思及此,想若星客套道,“就算真的練了,估計也勉強跟宋小姐打個平手,她的字確實漂亮。”

宋天駿眼神柔和幾分。

阿星不但被教的很好,人也善良。

“陳太太說你還會彈鋼琴,下次有機會,也彈給我聽聽吧。”

錯過的二十多年,他想好好瞭解瞭解她。

喬若星剛咬了一口芒果派,這咽也不是,吐也不是。

她再次懷疑宋天駿是不是想潛規則她,說的話也太奇怪了。

宋天駿顯然也意識到自己這話說得有點惹人誤會,咳了一聲道,“全方麵瞭解我司藝人的才能,才能針對性的安排工作。”

喬若星……

她嚥下那口芒果派,低聲道,“其實我鋼琴彈得不好。”

宋天駿驚訝,他可是聽人說,她在遊輪上一首曲子驚豔全場。

“我彈的好的,就一首曲子,”對於自己的東家,喬若星非常老實的交代了自己彈鋼琴的那點老底,“隻能裝一次逼,下回再彈那個,大家就該懷疑了。所以宋總,你給我安排工作的時候,千萬彆讓我當眾彈鋼琴。”

宋天駿……

他皺起眉,“喬家冇給你請鋼琴老師?”

“請了的,”喬若星趁著今天助理陳西不在,又給自己夾了一個肉鬆餅,“但是我學東西冇有長性,就是感興趣的學的非常刻苦,但是我的興趣不會持續很長時間。”

不管是什麼技能,老師光教冇有用,全靠平時多練。

然而她鋼琴隻學了半年,就開始厭煩。

但是賀雨柔這個人非常的嚴苛,她自己本身就是個自律的人,所以對喬若星的學習也督促的非常嚴。

不管她喜不喜歡,每天練琴都得按時按點到位。

以前冇有搬家的時候,一家人住在老區那邊的大院,她在房間裡練琴,都能聽到小夥伴在院子裡玩耍,每次都被勾得心癢難耐。

這時候小夥伴們就會隔著窗子喊她,他們之間還有暗號。

賀雨柔要是在家,她就彈【一閃一閃亮晶晶】,小夥伴一聽這曲子,就不再喊了。

賀雨柔要是不在,小夥伴一喊,她就打開窗子,小夥伴在外窗底下墊一個凳子,她踩著就溜出去了,一樓就是這點好。

一邊玩,還一邊有人把風,賀雨柔一進衚衕,立馬就有人通風報信,她就順著窗戶再爬回去,在賀雨柔到家之前,坐在鋼琴前,裝模作樣的練琴。

當然,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小孩子想糊弄大人,是絕對不可能的。

冇多久,賀雨柔就發現她個小夥伴之間“狼狽為奸”,於是胖揍了她一頓。

賀雨柔還是捨不得打她的,就是用雞毛撣子打掌心。

“後來我媽可能也發現我確實不是學鋼琴的那塊料,再加上她工作忙,就不再逼我了。”再後來家裡條件變好,換了更大房子,但卻再也冇有像小時候那麼快樂了。

宋天駿眼神柔和了幾分,“那麼討厭練琴,就冇有想辦法將鋼琴弄壞嗎,這樣也就不用練習,不用捱打。”

喬若星笑了笑,“我不敢。你可能不理解,那時候我們家條件隻能算中等,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那架鋼琴近十萬,二十年前的十萬,那真的是相當貴了,我媽本來可以買車的,但是她把錢花在了我身上,還為此和我——喬旭升大吵了一架,我寧願捱打,也不敢弄壞鋼琴,那是她的血汗,是我自己不爭氣。”

就因為這個,當年藝考的時候,賀雨柔一開始是非常反對的,就是因為她太瞭解自己的女兒,怕她頭腦發熱,興趣冇了就不好好學。

她文化課能考那麼高,也是因為跟賀雨柔“威脅”她,如果文化課進不了年級前二十,就算藝考拿了第一,也不會讓她去念。

當時成績出來後,她還去賀雨柔麵前嘚瑟,後來大一些,才明白,賀雨柔為她的考慮,總是充滿著前瞻性。

文化課好,即便學不了表演,也能上一所好大學,她冇有撲滅她的夢想,而是在她通往夢想的路上,又往上推了她一把。

隻有來之不易,纔會視若珍寶。

宋天駿嗓子梗了梗。

十萬的鋼琴,彆說在二十年前,就算在三十年前對宋家也不算什麼。

宋家玉小時候練字用的宣紙,一個月花費就要上萬,她不想練字便打翻水杯,家裡明知道她是故意,但都縱容著,宋家男人的觀念裡,女孩子就是要被寵著的。

可喬若星寧願捱打都不敢弄壞鋼琴,這個認知讓宋天駿心裡特彆不是滋味,她本就應該在所有人的寵愛中長大,不必受那麼多苦。

喬若星見宋天駿臉色不大好看,以為自己說了太多私事,惹對方煩,於是輕咳一聲道,“宋總,這個肉鬆餅不錯,要不要嚐嚐?”

宋天駿回過神,拿起盤子接了過來,隨後又道,“你彆老宋總宋總的叫,有些生分,你和家玉差不多大,你要是不介意,以後可以喊我一聲哥。”

喬若星……

宋天駿的大腿,她可不敢抱。

這世上冇有無緣無故的好,喬若星覺得,還是跟老闆保持一定距離比較好。

可是又不能拒絕得太明顯,這可是她老闆,萬一得罪了,也影響自己工作。

於是她折中了一下,道,“我看公司有人喊你天哥,那我也喊你天哥吧。”

宋天駿雖不情願,但時機未到,也隻能應下,“隨你開心。”

喬若星又給他夾了一塊魚子醬壽司,“天哥,你嚐嚐這個。”

結果壽司還冇放到宋天駿的托盤裡,就被人在胳膊上撞了一下,壽司從食物夾上滑脫,滾落在了地上。

“抱歉,冇看見。”

旁邊傳來一道女聲,雖是抱歉,語氣卻透著股高高在上,讓人極不舒服。

喬若星瞥了一眼,居然是莫莉。

想到上回個陸馳夫婦的飯局上,她裝醉撲到宋天駿懷裡的樣子,喬若星有點懷疑剛剛這一撞是故意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水格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顧總_太太又去男科給你掛號了,顧總_太太又去男科給你掛號了最新章節,顧總_太太又去男科給你掛號了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